“金牛”,拓出乡村振兴之路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诸暨 · 新闻
“金牛”,拓出乡村振兴之路
时间:2018/12/6 10:19:02 来源:诸暨日报

  ■记者 黄柳苞 王益均  特约记者 陈智斌/文 记者 蔡东森/摄

  

  改革,激发了人内在的潜能,激活了市场的活力,涌现了一批敢试、敢闯、敢冒的诸暨时代先锋。在农村这片广阔的天地,他们是如何打破传统藩篱,实现历史飞跃的?面对新形势,他们又有怎样的筹谋与思考?


寿祖尧 暨阳街道丫路头居党总支书记

  

  “诸暨第一村”带头人。1984年当村长,1991年当村党支部书记,当村干部30多年。在他的带领下,丫路头村兴办小商品市场,发展第三产业,走出了一条以城镇化发展农村、产业化提升农业、市场化富裕农民的特色产业之路,把一个贫困村经营成为诸暨第一富裕村。他是浙江省第九届、第十届人大代表,曾获浙江省奔小康带头人、省劳动模范、省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度浙江省首届新农村建设优秀带头人“金牛奖”获得者。




陈照米 浙江米果果生态农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现代农业创新实践者。流转土地3000余亩,投资5亿元建设了集农业种植、休闲旅游、餐饮住宿于一体的米果果小镇。首创“保底收益+赠送10%股份+利润分红”的新型土地流转模式,把农民变成了股东。每年带动周边村民农家乐增收100余万元,解决当地剩余劳动力300余人。个人获全国优秀乡镇企业家、绍兴市劳动模范等荣誉,当选为绍兴市人大代表。日前获提名为2018年度浙江乡村振兴带头人“金牛奖”候选人。



  40年弹指一挥,涌现出一拨又一拨的弄潮儿。有主动出击,也有改革探路,他们在哪些节点,抓住了突破的机遇?
  
  寿祖尧: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村只是诸暨郊区一个贫穷破烂的小村子,在当时原城关镇辖区内的8个村中最穷。我们叫暨一村,其他7个村,有专种蔬菜的、化肥厂拉煤的、捕鱼的、浮桥卖票证的,都有经济收入,而我们村都是种水稻的,不重视经商,没有经济来源。
  
  1981年分田到户,村民全部自己种田。大家指望有更多企事业单位来征用村里的地,然后拿到“土地征用工”指标,跳出“农门”,吃上商品粮。
  
  1983年我当选为大队管委(相当于后来村委),脱产当大队管委。1984年,大队改村,我当选为村长。当村长时,村里一年只有19000多元集体收入,资产不到10万元。
  
  1986年,工商部门打算在城区建小商品市场,考虑到风险太大下不了决心,我得知后,感到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义乌能以商兴市,丫路头村为什么不能以商兴村?地处城郊是丫路头村的区位优势,也是发展的潜力所在。我当时认为,办市场一方面是为了脱贫致富,更重要的是改变诸暨人的观念。我几次上门说服工商部门把市场办到丫路头村。1987年6月,丫路头村与城关镇政府联合兴办的诸暨小商品市场动工了。村里22万多元集体资金都投进去,还贷款37万元,并通过摊位费押金的形式集资了60多万元。我还借了一辆面包车,带村两委干部两次到义乌考察。都说我傻,也有很多村民反对,因为许多人看不到未来的趋势。
  
  头两年确实难,小商品市场的位置属于郊区,没有给村里带来财富,还亏了9万元。我们经过认真分析,发现主要在于基础设施不完善。于是我与市运管所联系,在市场建立客货运服务中心;与金融、工商、财税等部门协商,在市场设置各服务网点;无偿赠地5亩,协同市教委,办起了市重点小学诸暨实验小学(现在的庆同小学);对市场内的服务用房进行了改造,为粮油、电信等部门开设分部提供方便。小商品市场终于活起来了,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商户和顾客。从第3年开始,渐渐有了赢利。
  
  陈照米:1978年,初中考高中第一届考,是要大队干部推荐的,全乡7个考上,我是其中之一。考上了学勉中学,为我创业之路打下良好的基础。1980年高中毕业后,我开始做小生意。原来是禁止的,我父亲就因此被批为投机倒把。改革开放了,可以做小生意了,但我心里一直有做农业的梦想,一边务农,一边想着改变农村土地的面貌。那时到浙江大学去取经,后来考到萧山当老师,觉得太枯燥,又回到村里做珍珠生意,转辗到北京崇文等地摆项链摊。那时氛围已经不一样了,只要去做去闯,就能致富。
  
  1989年,我进了沁湖乡(现山下湖镇)政府工办,一段时间后感觉到,如果不创业,就会失去机会。那时乡政府有个贸易公司,一块牌子、两张凳子和一张桌子。我提出公司让我来做,一年上交5000元,于是,我开始做煤炭贸易,生意有了起色。我与山下湖交通水泥厂有业务往来,1997年,水泥厂要倒闭了,眼看70万元煤炭款就要拿不回来了。乡里叫我去试试看,接手这个厂,当时水泥厂工人工资6个月没发了,电费不付、银行贷款也不还。连我家人都反对,但70万元是我多年的积累,哪里甘心打水漂。
  
  1998年2月17日,我与山下湖镇签订了合同:水泥厂成本降下来50%,对我奖励。有考核才有积极性,对工厂的管理也要有激励措施。当年年底,我把厂救回来了,一年成本降了1000万元。我只收了煤款,468万元奖励全部捐给企业,因为我对水泥厂有了感情。如果钱进自己口袋里,企业就倒了。
  
  2001年水泥厂转制时,大家一致认为要把企业转制给我。我把厂名改为天洁水泥有限公司。之后逐步实现了资本积累,在安徽、嘉兴、广西等地都建了水泥厂,在经营理念、资源整合上得到了提升。但在2005年遭遇金融危机,国家对建材行业进行限制,企业出现了严重危机。我甚至卖掉住房进行抵押。那一年半时间里,我每天吃药还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即使困难重重,我仍坚守诚信,不欠员工、不欠供应商、不欠银行的钱。2008年以后,企业重新走上发展的道路。
  
  思路决定出路,如何因地制宜,以自己的方式做“活”土地这篇大文章,促成发展之变,打造乡村振兴引擎?
  
  班人开会研究。遭到部分人反对,但我和村委们仍大胆提出设想,力排众议,终于取得了一致意见,与二建公司达成联营协议,由丫路头村出土地,二建公司负责建房,建成后房子分成。于是在人民中路建成了城区第一个村办“暨阳招待所”,第一年获得2万多元的租金。这是第一次尝到改革甜头。
  
  改革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就是行动超前,敢闯敢冒。村里没有钱,只能借鸡生蛋,走出这一步。
  
  1985年,西施大街开始造的时候,我看到了商机,立马把土地放掉,从三角广场到菲达一带土地开始征用。当时,要是没有这个土地集权,像小商品市场这样大面积的项目,根本发展不起来。
  
  通过扬长避短,发挥地域优势,冲破原有一些障碍,才有了今天的丫路头。丫路头村已初步形成了以小商品市场为主体,包括农贸市场、宾馆服务业、房屋租赁业在内的三产集团,村集体经济收入一年2000多万元。村民家家因市场而富裕,从刚开始的发粮,到几百元的分红,去年每位村民发了12万多元。
  
  陈照米:从农民到小商小贩,再从做贸易到办企业,2012年,我与央企开始合作,并腾出精力搞农业。因为我心里有梦想,对土地有热爱,我还是要回到土地上去,把土地搞活。
  
  米果果小镇创始于2013年6月,和山下湖镇解放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在合作模式上进行了全新探索,在谈合作时,我首先想的不是财富,而是实现人生价值,与农业农民共同发展。我们采取“保底收益+赠送10%股份+利润分红”的合作模式,村委会通过村规民约延长土地承包期限30年,将从农户那里集中起来的2000亩土地流转给米果果,总期限为40年。根据协议,集团给村股份经济合作社10%的股份,2025年前为企业投入阶段,农户不享受分红,但能享受10%企业投入资产;2025年后为企业收益阶段,农户在享受上述土地租金收益的基础上,还可以获得10%的股红收益,分红总数最低保证每年不少于50万元。农户真正得了实惠,企业也通过土地流转加速建设。后来土地增加到3000亩。
  
  当时我们经营团队以种植传统水果为主,但每年亏损。2015年初我开始思考,如果再这样走下去,肯定没有前途。于是我去日本、欧洲等地考察,这次考察对我触动很大。我开始请团队,自己搞农业。几年来,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工作16小时,经营模式也转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上来。现在,我每年拿出1500万元给来基地务工的周边村民发工资。
  
  在米果果一点点成长的过程中,有几个创新:把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当时这是“灰色地带”,充满争议;与老百姓合作,给10%股份,让村民变成股东、产业化工人。后来,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给农民股份、保底分红。我们早几年就在做了。
  
  寿祖尧:我曾说“大家富我不会穷的,大家穷我富不了的”,历史给你机遇,你就要做点事情的。当干部不要算两年还是三年,不管当几年,考虑问题一定要长远。
  
  1985年,村里的土地所有权全部收归到村集体,这件事我们做得比较早,种归村民种,权归村里。权收起来,有利于村集体的发展。市里1995年才全面推开两田制,我1985年就干了,早了10年。那时候有很大阻力,我们想了一个办法,给土地收归集体的村民统一发米,自己种的人没得发,这样土地就都收起来了,便于统一调配。
  
  通过土地入股,增加集体经济收入,我们从1983年就开始做了。当时,县二建公司想在城关建个基地,我和村委们认为机会难得,连夜召集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一
  
  进入新时代,从曾经“走出一条好路”,到如今“走出一条新路”,如何把握复杂形势,怎样擘画宏伟蓝图?
  
  寿祖尧:关键是要稳,认清当前形势,不能好高骛远。现在稳,以后可以抓住机遇发展;现在稳不住,以后发展就是空话。所以我们没有贷款,只有存款,市场有2亿元存款,村里有1.6亿元存款,这样才能行稳致远。
  
  从村来看,以后的发展需要年轻人来干。在之前年轻党员大会上我就讲,当干部必须要有公心。班子要团结,农村支部是一个战斗堡垒,绝对不能变成了堡垒里战斗,那事情就做不好了。做干部是一时的,横向、纵向都要比较,能不能做点事情,要接受历史检验。必须心胸开阔,我常说要搞好一个村子需要一个好班子,搞坏一个村子一个人就够了。
  
  从办市场来看,这是丫路头村子子孙孙发展的根基。市场是一个平台,服务做好,管理做好,更要体现公平公正,这样大家才会来做生意。如今进入互联网时代,管理也要根据形势去变,不能墨守成规。小商品市场这些年能发展得好,因为我们认准了这是个短缺经济,走的是市场化之路。虽然互联网在冲击线下市场,我们仍有许多优势,一是东西多,许多外面买不到的我们这里都有;二是商户在变,有品牌的好东西多了,经营理念也在提升,适应新形势,线上线下一起做的也很多。市场内有一家国内知名内衣品牌店,经销排到了浙江第一。
  
  陈照米:在米果果这个平台,我提出了“一只手”发展理论,就是一个小镇、二个股东、三品提升、四增、五指发展理念。一个小镇,就是以农业种植为基础建成一个特色小镇。土地要回归它应有的属性,老百姓真正要长远发展,做好产业是基础;二个股东,就是企业+3500名农民,组成紧密型发展共同体;三品提升,就是把产品变为商品,把商品变为礼品;四增,就是通过三产融合发展,让土地增效、农民增收、企业增值、消费者增健康;五指发展,就是种植+深加工+旅游+教育+文化创意。这一理念吸引了众多中央主流媒体争相对米果果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和创新经营模式进行报道。
  

  乡村振兴要做好,土地文章要做好,土地要与科技结合起来发挥效益。我们正在规划一个新的米果果,比如10年内把研学一块做成世界级的,目标平均每天600人来到米果果,建成国家5A级景区,解决就业600至800人。现在我更有信心了,未来米果果集团要加大投入提升发展,用更现代化的模式,耕种好我们的土地,经营好我们的乡村。






责任编辑:赵娟



诸暨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5-89095158
浙新办[1999]19号 浙ICP备05004053号
地址: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暨东路70号
浙公网安备33068102000025号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